青年汽车被指抽逃上亿资金 先后10次遭强制执行

近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一份执行裁定书公开,该裁定书显示青年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青年汽车”)等6家由庞青年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在一起股东出资纠纷案中被指抽逃资金1.162亿且未履行已生效的判决,已被申请强制执行。

今年5月,“南阳水氢车风波”曾引发关注,该汽车项目建设背后的青年汽车与该集团董事长庞青年也一度成为舆论焦点。南都记者从天眼查获悉,青年汽车曾10次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2014年起,青年汽车还先后31次被浙江、、南昌等地法院列为失信人,且均显示“全部未履行”状态,最高执行金额达2.7亿。

青年汽车被指抽逃上亿资金 先后10次遭强制执行

青年汽车涉嫌抽逃资金1.16亿元,上诉遭驳回后被申请强制执行

今年7月,宁夏高院对涉及青年汽车的一起股东出资纠纷案作出执行裁定书,南都记者从这份裁定书获悉,案件的申请执行人是宁夏石嘴山市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石嘴山矿业公司”),该案源起青年汽车于9年前在宁夏石嘴山市的一个投资合作项目。

2010年9月,石嘴山市人民政府作为甲方与青年汽车集团签订了《投资合同书》,合同约定青年汽车集团或者其指定企业在石嘴山市投资注册成立一个或多个项目公司,项目公司将发展年产10万辆的生产项目,在卡车和汽车零部件项目形成批量生产规模后,还计划发展客车项目。

同年11月,石嘴山市人民政府、青年汽车集团签订了一份《补充合同书(四)》,约定青年汽车集团的卡车项目公司——石嘴山青年曼有限公司(下称“石嘴山青年曼公司“)出资4150万元,石嘴山青年乘用车有限公司(下称“石嘴山乘用车公司”)出资4150万元,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莲花控股公司”)出资3320万元,石嘴山矿业集团出资4980万元,合资组建国马公司。其中,前三家公司均由庞青年担任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

在这之后,石嘴山青年曼公司、石嘴山乘用车公司、莲花控股公司被指将已出资到位的1.162亿元注册资本转出,造成国马公司经营面临严重困难,损害了国马公司的权益。2015年1月5日,石嘴山矿业公司请求国马公司监事会就其部分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抽逃国马公司注册资本、转移国马公司资产、非法运营给国马公司造成巨额经济损失等事项向法院起诉。

经过审理,法院一审认定石嘴山青年曼公司、石嘴山乘用车公司、莲花控股公司构成抽逃出资,并判决其共同向国马公司返还抽逃资金1.162亿元及利息,青年汽车集团、庞青年等人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随后,青年汽车一方不服一审判决,并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8年12月,最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南都记者从该案终审判决书获悉,二审案件受理费622800元由上诉人石嘴山青年曼公司、石嘴山乘用车有限公司、庞青年等共同负担。

31次被多地法院列为老赖涉上百起司法纠纷

青年汽车的前身是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注册资本为1亿。据企查查信息,青年汽车公司目前涉及上百起司法纠纷,其中,53次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被起诉,21次因买卖合同纠纷案被起诉。

从2014年起,青年汽车有31条、最高执行金额高超2亿的失信记录,先后被浙江、天津、南昌等地法院列为失信人。

其中,今年3月7日,上海市仲裁委委托浙江海宁市法院强制执行,要求青年汽车偿还拖欠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贷款5000万及利息257万。2017年9月,金华婺城区法院要求青年汽车长款原告施某840万及逾期利息238万。2016年7月,天津西青区法院判决青年汽车与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偿还天津市格林利福新技术有限公司借款800万。

据南都记者粗略统计,上述30起失信信息显示,青年汽车作为被执行人涉及借款达11亿元。数据显示青年汽车对上述案件全部未履行。

采写:南都记者 秦楚乔?黄驰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