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网·大海网:蚂蚁岛上有个“多余”女子 用

  60多年前,时任中国作协浙江分会副主席陈山到蚂蚁岛采风,听说岛上有一个叫“多余”的姑娘,很是感兴趣:16岁的夏多月,编织渔网、开荒种地、驾船捕鱼、做饭、打针、打枪样样行,为什么会“多余”呢?

  “在人民公社的大家庭中,没有一个多余的人。”1963年,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拍摄了《在人民公社的大道上》纪录片,男人出海捕鱼,女人开荒耕种、晒鱼鲞织网,蚂蚁岛上一派热火朝天、艰苦创业的景象。解说词里说的“多余”的人正是夏多月。近日,记者走进蚂蚁岛上的夏多月家。77岁的她依然挽着袖口织渔网。她坚定地说:“幸福是要靠劳动创造的。”

  七旬渔家老人织网忙

  夏多月老人眼不花耳不聋,身体硬朗,碎花衬衣外还套着一个围裙,正在院子里编织虾皮网。

  她拿出一张绿色的网面,将它固定在一个一米见方的铁框上。虽然比起当年编织渔网,工作量少了很多,但她还是一丝不苟地对待。

  只见老人左手拉着网面,右手熟练地穿针引线。她一个小时能做两个半面的虾皮网,为每年11月虾皮加工旺季做准备。

  “闲不下来,只要身体还吃得消,就想多做点。”夏多月说。

  由于常年在户外缝补渔网,老人右手的手背到手腕这一段被晒得格外黑。这是一双编织了60多年渔网的手。

  在当年的纪录片里,夏多月有一个特写镜头:梳着两根大辫子,在码头补网,微笑时露出一排牙齿,洁白而整齐。

  从“多余”到全能

  提起“多余”姑娘的由来,夏多月说出了背后的故事。

  “我有四个姐姐,名字里都有一个月字,春月、云月、莲月,到我这里就叫多月。”夏多月告诉记者,她出生于1943年,那时候家里很穷,多一口人就多一张嘴,父母想着早晚都是饿死,不如趁她不懂事的时候死了更好。

  出生不久,夏多月就被扔进木桶里险被闷死,幸而哭声引来了住在附近的姨妈,后来外公把她抱走,夏多月才得以幸存。此后,她就被叫做“多余”。到一周岁时,她才有了“多月”的名字。

  进入新中国,渔家生活翻开了新的篇章。夏多月进了学校,学习文化知识,在蚂蚁岛人民公社里,她以劳动为荣,勤快麻利,积极投身到劳动大生产中,表现优异。

  夏多月担任过团支部书记、女民兵连连长,在幼儿园当过老师,在公社食堂做过饭,又去医院培训当过护士。她甚至还学会了摇橹,能驾驶机帆船出海捕鱼。

  “什么地方需要,就到什么地方去。”夏多月说,小时候她就知道“幸福生活靠劳动”,但那时候到处有剥削和压榨,生活贫穷难以为继。渐渐地,她懂得了,只有在社会主义新中国里,才能让“劳动的人过上好日子”。

  幸福生活靠劳动获取

  1967年,在劳动工作中,她认识了同样勤劳能干的小伙吕昌年。两人结为夫妻后,男人出海捕鱼,女人缝补浆洗,靠着勤劳的双手撑起了一个家。

  “一砖一瓦都是我们俩自己动手。”吕昌年指着院子告诉记者,两个儿子的房子相隔不远,都是他们夫妻打造的,当初他选择夏多月,是因为她人品好、心地好。“婆媳关系也处理得很好,她把儿媳妇当女儿,儿媳妇也很孝顺。 ”

  像蚂蚁岛上90%家庭一样,夏多月的小儿子也是渔民。老人的孙子研究生毕业进了杭州一家科技企业,孙女长相甜美做了平面模特,趁着假期会带两位老人出去游玩。“我想趁着爷爷奶奶能走动时,多带他们出去看看。”孙女说。

  “三八”海塘、全国第一个人民公社旧址,这些历史的印记让蚂蚁岛精神成为引领新时代艰苦创业的动力源泉。夏多月夫妇如今生活过得悠闲平静,每天都会到“三八”海塘散步,回想曾经奋斗的场景,偶尔也会翻看年轻时候的照片。在夏多月家的屋檐下,记者看到一个燕子衔泥搭建的小窝,下方还有一块木板托着。“我看它们换了好几个位置,都固定不好,太辛苦了,就帮了一把。”夏多月说。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