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亚勤退休百度,技术客回归学术

张亚勤退休百度,技术客回归学术

10月14日,张亚勤在微博发布了几张自己参加了哈佛大学举行的2019年美国艺术和科学院新院士就职典礼的照片,他当选为该院数学、物理和工程学部院士,也是工程学和计算机科学今年当选的唯一的华人科学家。

张亚勤是百度正式推出“高管退休计划”后申请加入的第一位高管。五年任职,对于走在战略转型期的头部科技公司而言,并不算短。

2014年9月,张亚勤加入百度时正值百度气势如虹。时年Q3财报里,其移动端流量已经超过PC端,与此同时,转型期对百度正摩拳擦掌驶向全面布局O2O的前夜。

入职后不久,百度业务迎来调整,次年2月,当时的业务群组和事业部整合为三大事业群组:移动服务事业群组、新兴业务事业群组和搜索业务群组。张亚勤负责新兴业务事业群组,担负着为百度“开疆拓土”的任务。

在百度,他还短暂接手过百度大市场、公关、政府关系、智能云等多项事务。2017年3月,吴恩达离职,百度美国研发中心的相关业务被划分于张亚勤旗下;一年后,陆奇告别百度,其负责的智能驾驶事业群依然交棒到了他的手里。

张亚勤之于百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特别是在高管频繁更迭的那几年里多位核心人物出走后,李彦宏对于张亚勤的信赖,一定有增无减。

12岁考入科大少年班

当年从微软离开,张亚勤的解释是“使命达成”,他的老同事前微软亚太研发集团CTO张宏江在微博中感慨:亚勤出微软,一个时代的结束!

加入微软前,张亚勤已经在美国桑纳福多媒体实验室管理着一个近百人的精英团队。李开复找到他时,正值微软要在中国设立研究机构。虽然此前并不认识,但多人的推荐让李开复开始注意到这位科学家出身的管理者。

张亚勤12岁进入科大少年班、23岁获得华盛顿大学博士学位、31岁荣膺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协会院士,也是百年来荣获这项荣誉最年轻的科学家。1999年,33岁获得美国电子工程师荣誉学会颁发的杰出青年电子工程师奖,成为第一个获得该奖项的中国人。

除了这些漂亮的履历,张亚勤也是少年成名的典范,他的成长过程中还常常被冠以“神童”称号。在刚刚恢复高考,分外渴望知识的年代,“神童”的故事往往伴随着某种神秘色彩。

当年进科大少年班,张亚勤是班里年纪最小的。作为从山西太原走出去的“少年大学生”,一时间,关于他的报道和名声纷至沓来

“去了之后才发现别人都比我强。满分500,上床的同学430分,另一个同学450分,我们山西的状元也才不过410分”,张亚勤在后来的采访中说。

尽管如此,大学里宽松的环境还是让张亚勤进入了“自由的天地”,结果第一次期末考试各科成绩只有六七十。而毕业时,他的成绩已经是班里数一数二的,还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中科大无线电电子工程专业硕士研究生。

成功的三要素,张亚勤多年后总结了三点:IQ、EQ和阿Q,前两个好理解,阿Q在这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精神胜利法”,用他的话说,是“要自己去调整心态,很平和、很快乐,有建设性的心态去面对问题”。

刚去美国读博两个星期,张亚勤就收到博导皮克·霍兹,也是时任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院士兼IEEE通讯杂志主编递过来的一堆投稿论文,并要求他一个月内读完,给出评价。

接到任务后,他第一件事是去图书馆借了60本书,配合着辞典,不仅给所有文章都作出了评价,还把论文里大量的公式也推导了一遍。

多年后,面对媒体的采访,张亚勤也会有意无意地淡化所谓的“神童”形象,“我每次听到‘神童’两个字就特别的紧张,天下没有神童,可能IQ有一点不同,但最终还是要看自己怎么样去发挥”。

毕业后,张亚勤进入美国Contel公司新设立的研究院。这家公司后来被GTE收购,张亚勤被调入GTE总部。四年里,他享受到了一位科学家最渴望的两样财富:充足的科研经费和课题研究的自由。

幸运的是,他专攻的数字视频压缩相关产品被投入市场,也是在这个时候,纯粹的科学家开始抛开技术的突破,将目光转向实际应用和用户体验。

1994年,张亚勤进入桑纳福研究院,他的身份也开始从一名研究人员转型为一个需要面对市场的管理者

“有些技术相当杰出,但在某个阶段,这项技术产品化的价格过高,不足以支撑与之对应的功能带来的效果。好的技术一定要把握进入产品期的最佳时期,超前和实用相结合的无非是最佳点,这样别人才能给你钱……”,这是他当年“跑市场”悟来的心得。

掌舵微软中国

微软的邀请涵发来时,张亚勤已经在桑纳福的谈判桌前历练了5年,经历过各种谈判对象和合作关系。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